《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1905电影网讯 9月19日,《今日影评》特邀情感专家苏芩,解析《友谊以上》。


友谊以上,真的就是爱情了?


为了我们可以预见的美满结局,在国内上映的泰国电影《友谊以上》,用了两个小时就令男女配角保持十年的问号直接变为粉红色的惊叹号。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女配角琴在高中时代便单方面掐灭了男配角潘对她的倾慕之火,却一直将对方划在形影不离的密友区域。


求爱不成的潘,似乎也很享用作为“男闺蜜”的感觉,十年间都在二人默契的安全区域内规规矩矩,时辰备战琴的需求,却不见任何“反攻”之举。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嘴上不说,内心戏倒很丰富


以老编不堪回首的经验断定:这,是一种名曰“暧昧”的毒。这两个字看似佛系、实则窒息,那浮于友谊之上的暧昧系操作,即便有“十年备胎转正”这般感天动地故事的背书,也很难令人甘心认同为实现爱情“胜利”的有效手段。


01


暧昧至深,认真便是输了


兜兜转转发现真爱就在身边,这样的戏码无论在影视作品还是实际生活中都不少见。就比如被分手的黄小仙,在《失恋33天》后才发现无处不在的同事王小贱是真正“对的他”。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失恋33天》:“缘”来是你


嘴碎心热的王小贱,在倾心已久对象的情感决心低落期厚积薄发,自动而傲娇地为33天煎熬中的黄小仙贡献出量身打造的良方。


而《友谊以上》中按琴的需求环东南亚追踪其男友不忠线索的潘,虽然和王小贱一样对心仪女生有求必应,但他的实用相助却带着极强的被动感。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情感专家苏芩在今晚的《今日影评》中引见了暧昧的几大特征:不明示、不远离、不担任、不拒绝。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苏芩老师金句频出


带着这些明显特性的“情感”关系,在当下的都市语境中也已发展出一种“暧昧症候群”。或出于恐惧,或出于贪婪,人们不再直抒胸臆,仅凭好感的直觉便以朋友身份互相精神取暖,用单纯的陪伴替代可望不可即的亲密关系。


《友谊以上》之所以只能“友谊以上”,两位深陷“暧昧症候群”的配角都难辞其“咎”:女生琴因原生家庭要素对感情患得患失、极度缺乏安全感,因此明知潘的心思仍任由他靠近“保护”而不负其责;男生潘则错过了最后表露心迹的时机,其后只能因对丢失这份情感关系的恐惧,从而对琴的情感“霸权主义”百依百顺。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曾被误传为“最长情告白”的陪伴,其在暧昧领域的真相,却是成本最低的暧昧方式。《友谊以上》的男女配角暧昧初萌之际,正是二人经济、眼界都绝对贫瘠的先生时代,十年间逐渐习气成自然,直至外界强刺激驱动后才将关系“转正”。


在这一点上,影片与华语情感经典《甜蜜蜜》异曲同工。同为一穷二白的异乡人,繁华汹涌下无以为靠的黎小军与李翘,打着“友谊万岁”的暧昧幌子互相疗愈彼此孤单的心。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成年人用以掩盖爱情的“虚伪”友谊,终究只能伤害真正认真的一方。无法放下对李翘念想的黎小军,与本人的“白月光”小婷最终不欢而散;而洗尽铅华、在异国从头再来的李翘,又无时不在挂念只要小军可以提供的温存。


意味二人暧昧记忆幻灭的邓丽君讣告,不测完美了两人历尽千帆的情感。《友谊以上》两人暧昧的破冰,恰巧也借由女生幸福幻象的崩塌而出现。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归根结底,暧昧不过是加重了情感创伤的沿途荆棘,真正促成爱情正果的,恰是经历“认真”理想思考后历尽伤痛的倒影。


02


暧昧至极,可以有更高级的打开方式


电影《友谊以上》的制造团队与前年大爆的类型佳作《天才枪手》同源。虽然两者在题材上截然不同,但同一班底的类型卖座思维仍然在线。对于青春片类型紧凑顺畅的剪辑节拍,在市场目光审视下时辰在线,可终归少了点暧昧的“暧昧”滋味。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友谊以上》爱得太迟,“暧”得也太实


对于这种东方人体验更为细腻的绵延情感,即便面对它最极端的样貌,中国电影的历史与当下都曾给出绝妙答案。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凭黑白影像完美诠释杜甫名诗的《小城之春》,早在1948年就将“发乎情止乎礼”的文明传统,与中国女性认识的古代觉醒融为一朵仙葩。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小城之春》:暧昧萌芽的抉择与彷徨


片中,心绪彷徨纠结于卧病之夫与突访之友间的女配角玉纹,颦蹙间无不得体的克制与坚忍,令这场春日突发的涟漪怡然自洽于残破风光中,就连哀婉都美得天人一色。


当代华语影坛情感掌门人王家卫,自《阿飞正传》起就一直在认识流般的情感表达间,贯彻着迷离氤氲的暧昧风格。旭仔与咪咪、223与女杀手、周慕云与苏丽珍……掉帧慢镜摇移,不同年代、人格各异的痴男怨女,将非常爱情中的遗憾与孤寂谱成一支支悠长的迷梦。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重庆森林》:相隔0.01公分,寂寞却在暧昧中冒出青烟


而在“墨镜王”最近也最“实”的导演作品《一代宗师》中,宫二与叶问遭战乱阻隔的千里暧昧,被寄情于衣扣实体,却展露在眼角眉梢。最好的时候遇到,最好的时候分离,恐怕都是运气。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一代宗师》:“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友谊以上》:从友谊到爱情,不是两个字能说清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 甜蜜心烦,愉悦混乱……”属于青春的暧昧,没有成熟的怅惘来得深切,却也自成一派。


虚像遮眼的暧昧,短时愉悦,长则混乱。如若没有绵延一世、惊天动地的坚守勇气,不如化繁为简——毕竟终成眷属的“暧昧”,都只是感情至深的一层窗纸。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洛克家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khomes.com/18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