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1905电影网专稿  曾经成功举办五届的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今年特别设立“巾帼英雄”主题单元,对《一代宗师》、《刺客聂隐娘》、《古墓丽影:源起之战》等以女性角色为主导的动作影片进行了集中展映。

 

无论是气度不凡的“宫二”,寡言多情的“隐娘”还是潇洒矫健的“劳拉”,都曾在大银幕上通过不同的方式向观众传达了女性的力量之美。

 

同一时间,女性动作演员当下于电影领域绝对所处的弱势地位,却也令我们无法忽视:今年入围成龙电影周的10部影片,在动作女演员这一单项上却并未出现像往届普通的激烈竞争;放眼整个电影市场,令人印象深刻的动作类型女性角色同样屈指可数。


文武“难全”


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连续两年在大同举办,风趣的是,这座古城恰好也是“巾帼英雄”花木兰的故乡。

 

凭仗《红海举动》中的机枪手佟莉一角,蒋璐霞去年在这里捧得了成龙电影周最佳动作女演员荣誉,此后,她又陆续收获了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和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这样的机遇,对于一个冬眠十年的动作电影人来说,不只是给她过去所有坚持的一种褒奖,更为一个演员的将来带去了改变与希望。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蒋璐霞获得第四届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最佳动作女演员表彰


《红海举动》之后,蒋璐霞直言本人“比以前好过”,这种好,不只是在工作上有了更多选择的空间,更重要的是心态上的变化。过去十年,她不止一次动过“放弃”的念头,不是由于苦或累,而是由于看不到机会。

 

蒋璐霞还记得,本人最后下定决心学武,就是由于看到动作电影中潇洒的侠客飞来飞去而心生憧憬。从此,杨紫琼、惠英红成为了她的偶像,“她们武戏好,文戏也棒,不断是我(努力)的目标。”

 

和她有着一样梦想的女孩曾经不在少数,但如今,蒋璐霞认识的人中还内行业里坚持的只剩下两三个,“说实话,处境也都不是很好”。起初,每个人都是抱着非常美好的愿望,希望有朝一日也可以像杨紫琼一样,以动作女演员的身份不断走下去,但是直到真正入行才会发现,一切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红海举动》蒋璐霞剧照


“我起初没有表演基础,大家就认定你不会演戏,基本上文戏的部分都不会给到我,一部戏上去台词可能就几个字。但又没有一部作品能说服别人置信你能打也能演。”想成长,想更进一步,但一直得不到任何发挥的空间和机会,蒋璐霞说,那份不甘心让本人非常难受。

 

这种“不甘心”,她的偶像惠英红同样承受过。直到如今,她所归纳的程带男(《长辈》)仍然是金像奖历史上唯逐一个“纯功夫片”中诞生的最佳女配角。而即便有如此成绩傍身,在尝试拓展更多戏路的过程中,惠英红竟也曾不得不面对“只要配角可试”,甚至“无戏可演”的情况。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惠英红凭仗《长辈》拿下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在惠英红看来,“重文轻武”是全球电影行业中不断存在且无可否认的价值取向——虽然很多时候,动作电影才是市场中最具影响力的类型。

 

这一点,蒋璐霞在当下不断变化的电影市场中或许感受愈加逼真。过往,动作片注重突显人物的一招一式,更多专注于武术动作设计本身,而如今,当电影的创作趋向剧情向上,在动作以功能性存在时,就更需求立得住的角色来做支撑,这让女性动作演员打开突破口变得更难。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惠英红亮相第五届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


我们不妨翻看近几年的影市榜单,口碑或票房表现出众的动作影片不在少数,但对女性动作演员来说,再遇“宫二”、“劳拉”,甚至是“佟莉”的机会有多大?

 

蒋璐霞给出的答案令人心酸:“坚持的过程中,其实曾经付出了很大的心力和体力,包括(承受)伤病。积累上去,以致于到最后其实拼的就是仅存的那么一点点期盼吧。”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


如果只是需求机遇,那么情愿留上去的女孩或许会更多一些,然而时间却并不会留给她们太多时间等待。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蒋璐霞在《红海举动》中饰演机枪手佟莉


年龄,对于大多数职场女性来说,都是可能对工作形成影响的“不波动要素”。近年来,有关女演员“中年危机”的话题其实已是老生常谈。如果说,她们至少还有“转型”的机会,那么对于女性动作电影人来讲,年龄增长带来的一系列生理变化,都会加速她们的表演生涯的进程。

 

“文戏女演员,年轻的时候可以演少女,年龄更大一点可以演妈妈,不同领域、不同阶段的角色都可以尝试,但是对于拍动作戏的女演员来讲,如果你只在动作上有优势,要靠本人去打,你的身体它不会允许你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去持续做的,体能好些的撑个八年,很多可能也就三到五年的时间。”蒋璐霞直白地讲出了许多女孩被迫告别这一职业的缘由。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蒋璐霞获得百花奖最佳女配角


除了年龄,伤病也是悬在所有动作女演员头顶的一颗“定时炸弹”。

 

惠英红,年轻时在女演员中以“敢”出名。她至今仍记得,本人被导演刘家良找去演《烂头何》,只因前一个找来扮演“翠红”的女孩拍了一天就被打到“落跑”。只一场戏,她肚子上就足足挨了40多拳,能够作为保护的只要衣服上面薄薄的一沓剧本。

 

成为名噪一时的武打女星,代价则是难以恢复的满身伤病。在女演员的黄金年龄,备受囊膜炎、腹膜炎折磨的惠英红开始转型。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烂头何》里的惠英红


视惠英红为榜样的蒋璐霞,拍摄本人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战·无双》时,也被导演要求在没有任何替身的情况下从头打到尾。50天的拍摄周期,蒋璐霞打了45天,有的时候甚至会打满24个小时,拉进医院缝针曾经成了家常便饭。

 

进组第二天,蒋璐霞拍了一场需求迎着炸点撞破玻璃的重头戏。由于这个镜头,她把本人的腰摔坏了,如今症状一发作起来,常常疼得睡不了觉。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战·无双》里的蒋璐霞


采访中我们还了解到,很多女性动作人在组建家庭之后,为平衡事业和生活要做出更大的牺牲。

 

本届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评委会主席徐克,在谈到女性动作电影人行业现状时表示,其实观众很喜欢女演员在动作电影中的表现,她们能够完成的动作,很多时候会比男演员有更好的戏剧和视觉效果。

 

“单从动作上来讲,我认为男性和女性(从能力上)并没有分别。只是女性演员在不同的年龄阶段可能要做出选择,能否要为回到‘正常的’生活方式,而改变本人事业的重心。”徐克说。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成家班成员、动作演员黄潇萱在为成龙电影周闭幕式做预备


成家班成员黄潇萱在《黄金兄弟》拍摄末期曾经怀有身孕,然而按照戏份的安排,她还是必需要完成风险的倒地动作。


孩子出生后,黄潇萱得到了进组《攀爬者》的机会。白天连续拍摄,早晨还要照顾孩子、喂奶,她曾经两天没有合过眼。

 

出于对这份工作的热爱,也由于不希望有了孩子就只能做全职妈妈,黄潇萱还在以动作人的身份坚持着。


女动作人的突破在哪里

 

“如今想要找一个真正的女性动作演员非常难。”拍了几十年动作电影的成龙也早已留意到行业中存在的成绩。“没有人去练,多数都是替身。女孩子都知道拍动作电影‘生命力’很短,拍个五六年肯定就没有办法继续了,所以人数越来越少。”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成龙也曾坦言:“想要找一个真正的女性动作演员非常难”


难道“转型”就成了这一行当独一的“出路”?至少像蒋璐霞这样的女孩还不想认命:

 

她不认为缺少“大女主戏”机会是妨碍女性动作电影人发展的最大症结,“像成龙大哥,吴京老师,他们都是真正具备了实力,足够优秀,才有可能实现如今的成就,而我们(女性动作电影电影人)在能力积累和人才储备上确实还比较弱。”

 

在蒋璐霞看来,成龙之所以能够多年在动作领域难以被超越,是由于他本人不断在用作品挑战本人。如果女性动作电影人也能集结力量,把一部作品做到极致,而不是作为功能性角色在电影中简单机械地完成有效的反复动作,那么总有一天,也一定能创造出属于本人的机会。

“生命力”最短的女演员,她们早该大火! 

惠英红与蒋璐霞


一年前的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上,与蒋璐霞分享最佳动作女演员荣誉的是《摔跤吧!爸爸》女主法缇玛·萨那·纱卡。

 

这部电影中的亲情与女性力量感染了有数观众,这令蒋璐霞感到很振奋:“我们中国的女生在很多方面也很厉害,如果我们也能找到这样一个突破口,创作属于中国女性力量题材的作品,好的团队、好的剧本,我置信会让人眼前一亮,完成一部立得住的作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洛克家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khomes.com/1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