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唯:对电视剧拍摄不顺应,长相不是古典美人

巴黎时装周追星吴亦凡 洪晃晒合照眼神中满满欢喜

共5张 1905电影网讯 1月16日晚,洪晃通过微博晒出和吴亦凡的合照,并开心配文称:“削尖脑袋挤入最潮的秀场,不断很喜欢吴亦凡的音乐,小伙子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死活说本人是他粉丝、胖嘟嘟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是什么疯子。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他的音乐和态度的哟。” 日前…




汤唯:对电视剧拍摄不顺应,长相不是古典美人

原标题:汤唯:对于客观的评价 我会一遍遍去看


52集《大明风华》播出进入序幕。虽然从古装历史剧角度,这部作品无论从制造水准还是故事表达上都以一种显见的方式获得了认可,然而,作为汤唯成名后的第一部电视剧作品,她为《大明风华》带来了高关注度,也承受了大量的争议。“外型丑”、“面无表情,演技被碾压”等负评一时铺天盖地。让人难以置信,小屏幕上的汤唯跟大银幕上的是同一个人吗?


表演“水土不服” 汤唯初次触屏无可救药吗?


对于汤唯的表现,张挺导演接受采访时从专业角度给出另一种解读。他强调,电视剧跟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现模式,“演员次要看‘开口奶’吃的是什么,汤唯吃的是电影那种三四天,甚至一周拍一场戏的节拍感,而且电影是四周黑灯、强迫性观演环境,她习气了高度收敛的表演方式;电视剧是一天十几场的拍摄强度,观众非强迫性观演,用电视看还好,很多都是手机屏观看或者电脑上开个小窗口,可看可不看,自在度很高。所以电视剧需求的表演模式和技巧完全是另一条路。”


虽然这是“常识”,但张挺笑言汤唯要想纯熟到像其他电视剧演员那样,“一部戏两部戏肯定不行,得是民工,玩命干”。


1月12日,汤唯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本人也是通过追剧才彻底明白导演现场说的“戏剧外化”究竟是怎样回事,对于观众的质疑和善意的批评,她全然接受。“每个人都在说小屏幕跟电影是完全两种劲儿,我真正下场演了、看了,才知道为什么我曾经很用心,甚至可以说呕心沥血地表演,观众却看不见。由于电影里哪怕眨一下眼睛,观众心里都咯噔一下,而电视剧的收看方式,让观众没有那么近的距离,去看我的眼神、面部肌肉的巨大颤动……我不可能不情愿用电视剧的表演方式,我当然非常希望大家能更明白人物。”汤唯说。

汤唯:对电视剧拍摄不顺应,长相不是古典美人


汤唯的表演方法跟电视剧的确“水土不服”,但张挺仍然高度肯定了她之于《大明风华》的特殊意义:“孙若微这个人物在史书中只要392个字记载,汤唯用她的个人气质完成了漫长的表演,赋予许许多多独特的东西笼罩着这部剧。这是她作为演员的天分,换任何人演都出不来这样的效果。汤唯的表演模式的确不沾光,没有把情绪、动机全露在里面,但她那种柔和收敛的感觉一直神奇地包容着四周的一切,汤唯塑造的孙若微能让人愈加清晰地看到朱家黑暗、乖戾的一面。”


有合适的机会还会拍电视剧


记者:您曾说本人拍电视剧是老手,次要遇到了什么困难,又是怎样克服的?


汤唯:的确,对电视剧拍摄不是很顺应。由于拍得快,时间也很紧,而且我的身体也不断不大好。 困难之一,是电视剧台词量非常大,而电影可能几天就拍一张纸。记得《晚秋》的时候,我所有台词就一张A4纸,挺幸福的。我在开拍前就向朱亚文请教过,他说每天起床后和睡觉前,要利用一切时间来背台词。所以我基本上每天一睁眼就先背台词,刷牙也背,半夜起来上厕所也先背一会儿才去。去拍摄场地的路上、化妆的时候也不断背台词,早晨收工时有时会做按摩,按的时候也背,按着按着就睡着了,醒来当前继续背。


另一个困难就是生病,由于摄影棚是封闭的,所以病毒无法扩散出去,只能不断传播。当时我们很多人生病,导演、灯光指点也得过流感。我被传染了4次流感,扁桃体永远在发炎,也不敢喝水。那段时间每天喝抗病毒的冲剂比水还多。有一次曾经烧到39.9度,躺床上在预备第二天的戏,顺手给医生发个微信。医生马上让我上医院看病,到地方直接被安排住院了。后来才知道当时肺炎曾经很严重,每天咳也曾经不当回事儿。要说怎样克服的,就这么克服呗。


记者:网络上有差评的时候,您怎样度过这个心思期呢?


汤唯:不断以来我都情愿去看别人的评价,对那些客观指出我成绩的评价会自动并一遍遍去看。其实我每一部戏都是这样的,可能跟我本身也有关,我就是这样的一个演员。


我不断以来都认为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好演员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每一次拍摄都有一些成长也很开心。


记者:有人认为您的外型丑是率先迸发的负评,但也有人认为,导演滤镜比较重要,您怎样看?


汤唯:阿叔(张叔平)做出来的衣服都很好看,但我的长相和气质不是古典美人那种的,没有把衣服穿出来它的神韵。李安导演拍的是他心中的王佳芝,而张挺导演是在我身上不断发掘孙若微的东西,每场戏他都给我很大的发挥空间。


记者:孙若微在剧中是个辅佐朝政超高谋略的角色,您在理想生活中也是这样吗?


汤唯:我不觉得孙若微是一个有谋略和野心的女人,她是被命运推到了这一步。好像我理想生活中也是这么一个人,我没有什么雄才大略,也没有什么野心和愿望,就是个普通人。对,还有孙若微是一个劳碌命,我平时也可能操心的会比较多,家里、工作都有很多事情需求关注。


记者:将来还会考虑继续拍电视剧吗?


汤唯:在我身体调整到能再扛七八个月的拍摄强度当前吧,如果有合适的剧本和机会(会拍)。


记者:您已升级做妈妈,如今的生活如何分配时间?


汤唯:尽量平衡工作和生活,如今大约挤出有50%的时间来陪孩子。由于在她3岁前虽然会带在身边,但也没有残缺陪过她。去年也是有段时间不断在治疗和调整身体,所以如今尽可能多地陪伴她。在家我也能多干点家务,家里东西都乱乱的,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收拾得差不多。


记者:有什么新年愿望?


汤唯:能给孩子找到一个合适的幼儿园,家人和我都健健康康的。


去年上影节的200部电影,有多少最终成了PPT?

2019年博纳影业“中国骄傲三部曲”发布会 1905电影网专稿 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不少媒体明显察觉到各种“某某之夜”的活动正在变少。和过往一早晨三四家影业竞相发布片单,从外滩到虹桥,四处都在觥筹交错的景象相比,今年仅有中影、上影、博纳、文投、北京文明、大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洛克家园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khomes.com/1531.html